十大相似词或者同义词 撒泼

当街    0.755657

胡搅蛮缠    0.751600

蛮不讲理    0.748475

恶人先告状    0.738608

耍无赖    0.738581

不识抬举    0.732032

骂街    0.727816

调唆    0.726358

无理取闹    0.721319

胡闹    0.721159

三十大相近词或者同义词 撒泼

Article Example
贾环 贾环举止粗糙,诡计多端,颇有小人之风。赶围棋玩耍时,与丫头莺儿耍赖。贾环十分忌恨其兄贾宝玉,多次陷害宝玉。故意拨翻烛台,烫伤宝玉。金钏跳井事件后,诬陷宝玉,對贾政稱金钏跳井皆因宝玉迫姦不遂,使得宝玉遭受贾政毒打。赵姨娘死后,他更加无恶不作。
庞家钰 在1993年至2003年的10年间,庞家钰一直担任宝鸡市的主要领导职务;其任内两项重要政绩,冯家山引水工程和宝鸡市财政证券公司的成立,都成为庞的贪腐祸源。他利用手中职权,霸占有夫之妇,拥有一个“官太太情妇团”,并纵容这些情妇们和其亲属非法聚敛钱财,造成上亿元的公共损失。以冯家山水库引水工程为例;工程最先转包给庞的情妇,其妻子潘玉芝得知后,前往市委机关;于是工程又转包给潘玉芝。工程造价最终突破1.5亿元的财政预算,高达3.2亿元。1999年建成后的冯家山引水工程,主管道前后爆裂十次;其中,2007年8月的一次,造成市区80%供水中断;2008年11月的管线爆裂,因靠近西宝高速公路,还造成了交通中断。
彝族 彝族内部有“尼苏(崇尚黑色)”、“纳苏”(凉山彝族,纳苏颇)、“罗武”、“米”、“撒尼”、“阿西”“猡猡”等多种称谓,部分不同称谓代表不同支系,各个支系族群之间主要以方言和服饰区别。彝族语言属緬彝語群彝语支,有六种方言。越南的倮倮族大多数属于说彝语南部方言的尼苏人。彝语原有一种表意文字,史称爨文,也有人认为它是音节文字,其中比较通用的有一千多个。1975年的四川《彝文规范试行方案》确定了819个规范彝字,该方案1980年被国务院批准,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推行。
一江春水向东流 (1947年电影) 上海某纱厂女工素芬,在夜校读书时结识教师张忠良,与其结为夫妇。婚后一年,抗战爆发 ,素芳与忠良的孩子出生,取名抗生。忠良参加救护队,奉命随军转移。素芬则和婆婆及孩子回到家乡居住。忠良在南京险遭人枪杀,后又被敌人俘虏,备尝艰辛。家乡沦陷后,忠良的弟弟忠民及其在乡村小学的同事婉华加入了游击队;素芬带着孩子和婆婆逃回上海。素芬来到难民收容所照管孤儿。忠良逃出日军的关押,辗转抵达重庆,却流落街头,他去求助于在战前已认识的交际花王丽珍,王为忠良在其干爸庞浩公开设的公司里谋得一职。后忠良与王丽珍同居,成为庞浩公的私人秘书。素芬在上海与婆婆挤在一个残破不堪的晒台阁楼忍受着煎熬。不久,难民收容所因日军强占而结束。素芬与婆婆为生活所迫,随着贫民,顶风去封锁区贩米,被日军发现后被驱入水塘监禁。抗战胜利后,张忠良回到上海,住在王丽珍的表姐何文艳家里, 又与何文艳关系暧昧。这时,素芬为生活所迫,去何家帮佣。一日,何文艳举行家宴,忠良和王丽珍翩然起舞 。当素芬认出忠良时,一阵心酸,失手打落杯盘,四座哗然。素芬从混乱中逃出。翌晨回家,接忠民来信,喜报已与婉华结婚,在根据地工作,并向兄嫂祝福,素芬读信,泣不成声,始把实情禀告婆婆。婆婆愤极,即携素芬母子来找忠良。老母声泪俱下,力劝忠良不应喜新厌旧。此时王丽珍从楼上直冲下来,猛掴忠良耳光,极尽之能事。忠良慑于淫威,唯唯诺诺,不敢吭声。素芬在绝望中奔至江边,纵身投进了黄浦江。老母坐在江边号啕痛哭。全剧最终以悲剧结束。
新金瓶梅 (电视剧) 西门庆的女婿陈经济携带家眷来投靠他,正室吴月娘说他们犯了事,不应该收留他们,免得被牵连,西门庆则打算收留他们,因为他们带来了财产。西门庆和花子虚、应伯爵等到妓院丽春院喝花酒,顺便找他们帮忙解决女婿犯罪的案子,花子虚喝得酩酊大醉,被西门庆搀扶着送回家,他在花子虚家见到了花子虚妻子李瓶儿,趁机勾搭李瓶儿,李瓶儿见西门庆人物风流,没有阻止他的侵犯。西门庆回家之后,到潘金莲房中去睡觉,只见丫鬟春梅在整理房间,他叫春梅整理床铺,趁机就强奸了春梅。春梅磨刀自杀,被潘金莲阻止,劝导她活着来报仇雪恨。西门庆又和花子虚、应伯爵一起在丽春院喝酒,三人还结拜为兄弟,西门庆请客把他们二人留在丽春院,自己则骑着马到了花子虚家,和李瓶儿通奸,花子虚惧内,怕李瓶儿骂他,匆匆忙忙赶回家,却看到妻子李瓶儿和西门庆在床上做爱,花子虚打算和西门庆打架,被李瓶儿用花瓶砸晕,花子虚醒来之后,李瓶儿,花子虚只得认输。武松发配到沧州之后,寄给潘金莲书信一封,潘金莲看过书信之后,该书信被四娘孙雪娥偷看,孙雪娥毒打了春梅一顿,到西门庆面前告状,西门庆打了潘金莲一顿,并且带领孙雪娥一起去寻找证据,结果没有找到。孙雪娥理亏被西门庆轰走,潘金莲趁机撒娇,叫西门庆去看望被打伤的丫鬟春梅,春梅在西门庆面前告恶状,说了许多四娘孙雪娥的坏话。西门庆听说之后,盛怒,到四娘孙雪娥那痛打她一顿,棍棒都打断了,孙雪娥重伤打翻了油罐,火星子掉在她身上,把她烧死了。一日,潘金莲在阳台上小睡,做噩梦惊醒了,西门庆的女婿陈经济这时候告诉她是他暗中帮她把信收起来了,叫他晚上到柴房去取,并且在柴房以书信要挟和潘金莲通奸,潘金莲回房后,告诉春梅自己被陈经济强奸。西门庆和结义兄弟花子虚、应伯爵一起在丽春院喝酒,再次请客,自己则一个人溜去花子虚家和李瓶儿通奸,花子虚、应伯爵一起悄悄地回到家,把两人捉奸在床,但是应伯爵临时倒戈,站在西门庆那边,西门庆则和花子虚翻了脸,花子虚夜晚去报官,在衙门口被西门庆的小厮打伤,西门庆回家告诉了正室吴月娘。花子虚挨打重病,几天之后就死了。一天晚上,陈经济溜进潘金莲的房子,支走丫鬟春梅,和潘金莲做爱,春梅突然出现,挑逗陈经济,两人通奸。